您的位置 : 首页> 情为何物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情为何物 已完结

情为何物

作者:王颖莉 小雄分类:总裁

银安大厦的顶楼,临近街道这一面那个宽大的办公室中,一个身着米灰色职业套裙的中年女子坐在玻璃窗前,一双明若秋水的双眸正向楼下观望。从大楼中走出一个少年,那少年经直上了公共汽车。 中年女子看到公汽消失在视线中,嘴角挂着一丝微笑,低声说:“这小鳖犊子越来越会玩了!” 她将扔在地上的肉色丝袜拾了起来,来开办公桌的抽屉放了进去,并拿出一副没有开封的丝袜。 她一边穿丝袜,一边回味刚才那销魂的场面。 这个中年女子叫王颖莉,今年三十八岁,是银安集团的老总。 银安集团是她的丈夫李银安于1980年创建的,经过多年的努力,银安集团成为本市的龙头老大,在全省排名第三。 1985年,李银安的妻子胃癌住院,当时颖莉是个刚毕业的护士,正好她照顾李夫人。转年即1986年李夫人病情恶化去世,给李银安留下了两个女儿。 1986年8月份,李银安向年仅十九岁的颖莉求婚。同年十月颖莉嫁给了他。87年冬天颖莉生下了李力雄,夫妻俩对这个儿子视若掌上明珠,那年李银安已经四十岁。 两年前李银安的集团面临一场财务危机,四处跑贷款。一个深夜从沈阳回来的路上出了车祸,命虽然捡回了,但是却成为植物人,颖莉将丈夫从医院接回家中,雇了一个保姆照顾他,而颖莉依然辞去了已经是护士长的医院工作,接手了银安集团。 为了能带到款挽救企业,她义无反顾的到省里找到人民银行行长,陪他到欧洲玩了一个星期,贷来了八千万,使银安摆脱困境,半年时间就重新振兴起来。 颖莉美的无法形容,举手投足,如诗如画,一频一笑,沌然天成,老天爷实在太眷顾她了,除了给她一张美艳如仙几无瑕玼的脸孔,又赋与她一身冰肌玉肤及魔鬼般的身材丰满的双峰,纤细的柳腰,浑圆的臀,在配上一双毫无赘肉的腿,还有一对洁白滑嫩的美足。 她和儿子小雄的乱囵开始于三个月前。展开

情为何物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5.下药关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颖莉临上班前,小雄向她汇报了情况,颖莉笑着说:“没事了,你放心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姐是快8点才走,临走时候对小雄说:“你要是敢把昨晚事说出去,我就杀了你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天小雄在家上网,玩了一会有点饿了,就下楼找吃的,看到关玮正在拖地板,看到关玮弯着腰时露出一线腰间的白肉,心中一动。仔细看关玮,虽然张的没有妈妈和姐姐漂亮,但是更具一种沧桑的美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找了一块面包回到楼上房间,将那瓶妈妈给的媚药拿起,点点头走出来,趁关玮在干活,他溜进关玮房间里,到了一滴药水到关玮的水杯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回到客厅看电视,半个小时后,看到关玮回了趟卧室,小雄暗自祈祷,她是回去喝水。关玮出来后接着干活。大约有五分钟,关玮停下手里的活,面孔开始发红,身体不安的扭动,偷眼看小雄,见小雄正目不转睛的看电视,她急切的收拾好工具,就急匆匆的回到卧室关上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悄悄跟了过去,轻轻推门,门没有锁,他欠了一道缝隙,向内看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玮一丝不挂的仰卧床上,身上紫色的套裙跟同色系的奶罩及三角裤都脱落到地毯上,孅巧细腻的玉手一面搓揉着丰满肥嫩的酥胸,那饱受挤压的|乳|肌从五指之间迫了出来,份外光滑、惹人垂涎,巴不得想咬上一口,另一只手则正在轻柔的细抚着涨卜卜的阴沪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虽因光线与距离的关系未能一窥肉1B1的全豹,但仍不难估计关玮压在阴沪中间、不断旋画着的中指所紧按的正是那性感「小红豆」--阴核。两条修长的粉腿大大张开,染有微微粉红的秀发凌乱地披散开,媚眼紧闭,发出声声荡骨蚀魂的滛语莺声:「啊……痒……痒透了……哼……要……我要呀……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好厉害的媚药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洁白无瑕的柔软娇躯,玲珑浮凸的身体曲线都在扭摆颤抖,雪团般美白的成熟肉臀正朝房门方向放纵舞动,一览无遗地表露在小雄的眼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是时候了,小雄敲了一下门就推开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对不起。”小雄故做吃惊,就往外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雄!”关玮抓过床单裹住身体喊住了他,咽了口唾液说,“你都看到了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玮姐,你放心,我不会对人说的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进来,小雄!”关玮示意他坐在床边说:“小雄,既然你看到了,姐姐就不瞒你了,姐姐很需要,你能帮我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能,咋帮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件事不能告诉你妈妈,玮姐不要失去这份工作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在就是,你来C玮姐……玮姐身体好需要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还客气啥呀?小雄就等她这句话呢。三下五除二的脱光了衣服说:“玮姐,小雄愿意帮你,不过你要先给小雄舔舔鸡笆。”将鸡笆顶向秀美的嘴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嗯....滋....滋...」关玮没有犹豫,张口就将小雄的鸡笆含进嘴里开始吸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「滋....滋....滋....滋....滋....滋....滋....」秀美含的津津有味,爱不释手,还不时吸住小杰两颗睾丸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伸手抓住她两只大奶子捏揉起来。“哦……小雄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来插我吧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推倒她,抬高关玮的双腿,一条十几公分的裂缝在小雄眼前正流出滛水,小雄握着自己的鸡笆,往关玮茂密荫毛间的那条肉缝顶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....小雄....你的....鸡笆咋会这么大....啊....进去了....快....挺进来....”关玮急切的叫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用力的挺了进去,鸡笆一下就干到了根,关玮的1B1由于好就没有用了很紧,好在有滛水润滑,抽动起来和舒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.....喔.....好....好粗啊....好充实....小雄....你的鸡笆好粗大.....啊....痛......好痛....」关玮又是满足又是痛苦的表情迷惑了小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舒服吗?可是我感觉好棒,你的小1B1....里面夹得我好舒服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太久没做嗳了... 所以玮姐有点痛....你轻轻的抽动....我就会很舒服了....”关玮呻吟着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就开始轻轻的抽送着鸡笆,关玮的滛水则愈来愈多,每抽动一次,就一股白色的黏液从肉岤流了出来,沾湿了一大片床单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....嗯.....棒....好棒....姐姐好舒服....啊....喔....天啊....孩子....小雄.....好美....姐姐飞上天了.....喔....快...快一点..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快一点....”小雄见到关玮的滛浪,开始挑逗她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快用力的插....插我....C我.....快...啊……嗯哼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时快时慢的抽送,掌握着节奏,干的关玮浪叫不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天啊....乖孩子....你好会C....好会插1B1....姐姐从....从来没....这么爽....喔....坏死了....又顶到人家...里面了....喔.....小雄....玮姐爱你....给你C死了.....」关玮的浪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玮姐,喜欢我这么C你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喜欢!啊……好爽啊哦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以后就让小雄天天C你,好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……好……啊……嗯……嗯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让小雄做你的主人,你做小雄的奴隶,好不好?”小雄用力顶动鸡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……好……好……哎哟……C的我好舒服……用力C……我要来了……哦……哦……”关玮身体剧烈的颤抖,双腿在空中乱蹬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那现在就叫我主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玮失去了理智般,压抑太久的欲火,今天借着媚药迸发出来了,不顾一切的大叫:“啊……主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是你的奴隶……啊……我是你的X奴隶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 噗滋....噗滋....噗滋..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阵滛浪的插岤声夹杂着关玮的浪叫,两人终于同时泄了出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鸡笆仍然插在关玮的岤里,涨着她的小岤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发泄完了,关玮的药劲也过了,但是她没有后悔,这小子的鸡笆令她很快活。“你....在哪里学来的....C1B1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看书学的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学好,看S情书,你妈知道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……不……知道。”知道两个字他咬的很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弄的玮姐好舒服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什么玮姐?你刚才说的话忘了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是,主人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这才像话。”小雄抱着关玮是一阵狂吻,还插在肉岤里的鸡笆又涨大了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....坏死了....你又.....” 关玮小岤又是一阵舒服的充实快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又怎样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又涨起来,小奴的下面都被你撑坏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呵,小奴,不好,就叫你玮奴吧,我拨出来好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不.....不要.....啊....” 关玮深怕小雄抽出去,着急的用力抓着小雄的臀部往前推,结果一下子顶到了荫道的芓宫口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还想我C你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C我.....C你的X奴....快嘛....主人....好老公....以后玮奴的小1B1....让你随便C……快....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一听关玮这么露骨的X爱告白,再也忍不住,马上开始抽锸起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.....喔....好.....舒服.....好粗的鸡笆....啊.....喔....啊.....喔....啊.....喔....好主人....玮奴好爽....好爽....亲哥哥....好老公……好主人……啊.....喔....玮奴是你的人了.....C吧.....C死我.....好棒......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马蚤货,我要C你你。”小雄的鸡笆一刻不停的顶着,大竃头刮磨关玮的花心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……我的…………主人……用你的大鸡笆…………C我…………现在我的1B1正在被……主人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大鸡笆……C……啊,我的大鸡笆主人……正在C我的马蚤1B1…………啊,大鸡笆…………我的大马蚤1B1好舒服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大鸡笆,死劲C我的大臭1B1、大马蚤1B1、大贱1B1…………啊,不行了,好主子……快………快使劲吧…………啊,快点儿C我吧…大鸡笆C死你的X奴隶!啊…………好棒呀!你的…………大鸡笆真大真粗,把玮奴的1B1都要撑爆了…………天呀……以后每时每刻都要让你C…………啊啊…………为什么早没有…………发现让你C1B1…………这么过瘾?啊,从此以后,我就是你的性发泄的工具…………你什么时候…………啊…………想C就来C…………哦我的大1B1永远向主人扒开…………对对……就这么C………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听到关玮奇滛无比的浪叫,小雄更加兴奋了,大鸡笆快似流星的狠狠的抽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浪货,我要C你屁眼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……主人,下次好不好……现在玮奴的屁眼不干净……哦……哦……我要来了……啊!啊!啊!——啊!——啊!——啊!——啊!——啊!——飞了啊!爽死奴家了……哎哟……啊!——啊!——啊!——啊!——”关玮叫喊着,荫道内阵阵痉挛,一股荫精从芓宫内喷了出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跳下床将关玮拉到床边,让她趴在床头,大鸡笆从后面插入她的马蚤1B1里狠狠的抽锸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插了大约四十几下,小雄就要喷射,忙抽出来说:“马蚤1B1,快含住我的鸡笆!”关玮转过头来张开嘴就含住了竃头,J液全喷进她的口腔了,好久没有吃过J液了,她如饥似渴的吸食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舔干净鸡笆后,她还恋恋不舍的亲舔鸡笆。小雄抚摸她的头发说:“你真马蚤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关玮吐出了鸡笆说:“告诉你件秘密。”她抚摸小雄的鸡笆说,“我14岁的时候就被爸爸给玩了,上高中时候和我的英语老师相好了一年多,结婚后和我老公的弟弟上过床。我真的好想男人,自和丈夫离婚后,我多次想找个情人,但是又害怕,忍了这么久终于在今天让你给C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搂住她说:“你的确很滛荡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雄,和你商量点事,我不叫你主人行不?我喜欢叫你哥哥。好不好?给我留点自尊!求你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雄看着她楚楚可怜,在她|乳|头上捏了一把说:“好吧,我这人好说话,我就叫你马蚤妹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行!哥哥,我的亲哥哥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马蚤妹,我的亲马蚤妹!”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“哥哥,让我起来好吗?还有好多活没有干完,明天在让你可尽的C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好!”小雄在她唇上吻了吻说,“别忘了明天我要C你屁眼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行,我得准备润滑液,我的屁眼就被C过四次。”她一边穿衣服一边说,“第一次是我的老师,第二次是我老公,第三次是我老公的弟弟,第四次是我老公,所以我得做好充分准备,亲爱的哥哥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那辛苦你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甜哥哥,和我客气啥哟?!”关玮在小雄额头上亲了一下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情为何物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情为何物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情为何物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