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夫贫妻娇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夫贫妻娇 已完结

夫贫妻娇

作者:许菲云分类:历史

顾山好不容易攒够钱,娶了个媳妇作伴。 结果却发现,娶回来的不是媳妇,是祖宗。 洗衣做饭啥都不会,还娇气又胆小。一吹风能病上好几天,说到圆房,就立马吓晕…… 顾山有点后悔,这媳妇费钱还不实用。可每次看到媳妇那如花似玉的脸,又认命的继续当老婆奴…… 苏婉是富商嫡女,从小锦衣玉食,娇惯着养大。 谁曾想有一天,竟被嫁到偏远山区,给一个凶男人做了老婆。 村里人说,凶男人杀过人,坐过牢,还会打女人。 苏婉很害怕,每晚做恶梦。 后来却发现,凶男人一点也不可怕,还很听话。展开

夫贫妻娇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第8章 你人挺好的        苏婉一听这话,激动差点欢呼出声。        自从被关到妓馆,吃的都是剩饭剩菜,王贵家的伙食就更别说了,她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吃过一顿饭了。        顾山在一个人少的地方将苏婉放下,而后扶着她走向馄饨摊,找了个位置坐下,并叫了两碗馄饨。        老板速度很快,不多会便煮好了端了过来,苏婉面前放一碗,顾山面前放一碗。        苏婉迫不及待,低头喝了一口。谁知太烫,“丝”的一声,又缩回了嘴。        顾山瞧见,忙道:“小心烫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红了红脸,有些不好意思,觉得这急促的样子,实在丢人。便又挺直腰身,端庄的坐好,像礼仪师傅教的那样拿起勺子,慢慢的舀起一口汤,很斯文的吹了吹,然后轻抿朱唇,慢慢的喝下。        温热鲜香的汤汁顺着喉咙,慢慢滑入胃中。疲惫饥渴的身体像是得到滋养,整个四肢百骸都舒坦了。        苏婉又迫不及待的的舀了一颗馄饨,轻轻吹了吹,而后轻咬了一口。薄薄的面皮裹着肉,鲜香四溢,只觉得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。        渐渐的,她又将所谓的形象抛之脑后,大口大口的吃喝起来,没多久便将一碗馄饨吃的干干净净,连汤汁都没有剩。        正觉得意犹未尽,顾山突然将自己的馄饨推到她的面前,淡淡道:“这馄饨里有股味,我不想吃,给你吃吧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奇怪的说:“没有味啊!这馄饨很好吃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却微微不耐烦的说:“我说了不想吃,你快吃吧!吃完了好赶路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饿了太久,一碗馄饨根本不够饱,听了这话,便忍不住道:“你真的不吃吗?可别后悔。”        瞧她一副馋嘴的样子,顾山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嘴上却道:“不吃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便不再客气,低头吃起了第二碗馄饨。        因为吃过一碗,已经没那么饿了。这一次,苏婉吃的慢了些,吃完之后,还剩了半碗汤,实在是喝不下了。        顾山说:“不要浪费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摸了摸小肚子,为难的摇了摇头。        “我饱了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便端起碗,咕噜咕噜几大口,将剩下的汤水喝的一干二净。        苏婉瞪大了眼睛。        这人怎么又吃她剩下的东西……        她瞠目结舌的问:“你不是说馄饨有味道……不想吃的吗?”        顾山脸色平常的说:“只是不想浪费。”说着付了钱,站起身。        “走吧!回家了。”顾山说。        苏婉迷迷糊糊起身,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        顾山过来扶她,她摇了摇头说:“不用了,吃过东西感觉有点力气了。我自己能走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便没有勉强,领着苏婉,慢慢的走在夜色里。        不多久,两人走出街市区,路越来越窄,天色越来越黑,苏婉却越走越慢。        顾山忽然停下脚步,道:“还是我背你吧!你走的太慢了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走了一天的路,实在乏力,尤其两条腿,灌了铅似的酸痛。可她实在不想被顾山背,便逞强的说:“那我走快点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见她坚持,皱了皱眉,却没有说什么。两人又继续赶路。        苏婉努力让自己走的更快一点,谁知还没走多久,就被路边的藤蔓绊了一跤,摔倒在了地上。        “啊!”        她痛呼出声,疼的趴在地上半天没敢动。        顾山立刻跑过去,紧张的问:“你没事吧?摔到哪儿了?”        苏婉原本还强忍着,一听这话,眼泪顿时蓄满眼眶。可怜巴巴的说:“手,膝盖,好痛。”说着泪水直接流了下来。        顾山扶着她在路边的石头上坐好,就着月光查看伤势,隐约瞧见手掌上擦破了点皮,渗出了几滴血。        瞧着伤势不太重,顾山道:“忍一忍吧,回家再给你处理一下。”说着又蹲下身子,没好气的说:“上来吧!别折腾了,否则天亮都回不了家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也知这个时候不好再推脱,只得默默爬上顾山的背。        顾山将她背起,沉默不言的大步往前走。却听苏婉忽然弱弱的问:“顾山,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麻烦?”        顾山顿了顿,淡淡道:“没有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说:“你人挺好的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听了这话,却道:“我杀过人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一惊。之前听王大兰说,她还有些半信半疑,如今竟又听顾山自己也这么说……        苏婉只觉得整个后心都凉了凉,趴在顾山身上的身体都僵硬了。好半响,才鼓起勇气问:“你……为什么要杀人?”        “因为他该死!”顾山咬牙说。        “可是杀人是要被砍头的,你不怕死吗?”        “我没想那么多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一时无言,心里却想,这人应该是个火爆脾气,以后尽量不要招惹他。接着却又忍不住好奇,“你杀了人,怎么没有被官府追捕通缉?”        顾山说:“那是三年前的事了,我杀了那混蛋,就去自首了。本来是要被杀头的,谁知运气好,三年前新皇登基,大赦天下。我被降了罪,改被判了收监三年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由衷的说:“你运气可真好,捡回了一条命。不过以后可千万别再做这种事了,不可能回回都这么好运的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‘嗯’了一声。        苏婉又说:“你背着我走了这么久,累吗?要不要停下来歇歇?”        顾山说:“不累,你不重。”       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边走边说,时间过的倒也快,不多会,王贵家到了。        顾山将她背到厨房,而后一边扶着她在凳子上坐下,一边道:“你先歇会,我去烧点热水给你洗伤口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却迟疑着唤了他一声:“顾山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疑惑的‘嗯’了一声,却发现苏婉双颊通红,咬着唇欲言又止。        他正准备舀水的动作顿住,奇怪的问:“怎么了?”        苏婉的脸色更红了,好半响才小声的说:“这里有洗澡的地方吗?我……今天流了很多汗,有点不舒服。”        原来是为了这事……        顾山松道:“柴房后面有个小巷子,封了门。夏天的时候,就在那里洗澡。不过现在入秋了,又是晚上,会比较冷。你还是在屋里擦一擦吧。”        “那……有空屋子吗?”        顾山想了想说:“去柴房吧!里面有门栓,只是地方有些小。”        何止是小啊!里面堆的全是柴草和杂物,是又脏又乱又拥挤。一想到这,苏婉瞬间没有了洗澡的念头,叹了口气道:“算了,还是不洗了吧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看了眼她的神色,默默的没有说话,坐到灶后去升火了。        苏婉无所事事,就坐在一旁看他用火石将干草点着,又慢慢的在上面加细柴。不多会,火便越烧越旺。        升好了火,顾山又多加了几根柴在里面。接着在旁边的锅里舀了碗玉米糊糊,拌了点咸菜吃了起来。        这是韦氏给他留的晚饭,顾山今天回来的迟,没赶上吃晚饭,锅里就只剩一碗糊糊了。以顾山的食量,根本不够吃。        看着顾山吃的狼吞虎咽的样子,恨不得连碗都吃下去。苏婉忽然明白,今天在馄饨瘫,他并不是不喜欢吃混沌,而是想省给她吃。馄饨那么好吃,哪有人不喜欢的,更何况顾山这种胃口极好的人。        只是,他为什么这么做?难道真把自己当媳妇了?        想到这,苏婉的心情有些复杂,同时也有些难过。        穷人真可怜,连顿饭都吃不饱,一碗馄饨都舍不得多卖一碗。        顾山见苏婉一直盯着自己看,奇怪的问:“你也想吃吗?”        苏婉连忙摇头,干笑着说:“我饱了,不饿。你吃吧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便又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,直到把碗添的铮亮。        苏婉实在看不过眼,出主意说:“你要是没吃饱,为什么不再煮一点?反正现在厨房里没有人。”        顾山说:“米粮都在舅母的房间里,厨房里除了柴草,什么吃食也没有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顿时无语,这当舅母的也太精了吧!        顾山却像是习惯了,默默的洗了锅和碗。正好另一个锅里的水也开了。顾山便却打了水,放在一边放凉,而后小心的帮苏婉擦洗手上的伤口。还好伤的不重,血都已经止住了。但是苏婉太娇气,每次碰到伤口的时候,都揪着张脸,手一缩一缩的,惹的顾山越发的小心。        处理完手上的伤,还有膝盖上的伤呢。        男女有别,苏婉说:“我自己来吧!”        顾山也不勉强,道:“那我去洗澡了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奇怪的说:“你不是说,秋天洗澡会冷吗?”        “我不怕冷。”顾山道。说着打了盆水端走,竟是水缸里的冷水。        苏婉顿时纳闷,不是烧了热水了吗?为什么他不用?难道连热水也要省着舍不得用?        天啊!这日子怎么过?        顾山洗的很快,不一会儿便回来了。这个时候,苏婉也清理好了伤口。        顾山道:“我去休息了,你洗漱好,就去表妹的房间睡觉。她睡在西间房。”        苏婉真心不想和王大兰睡一张床,但此时也没有办法,总不能还跟顾山共处一室。        顾山走后,苏婉便从锅里打了些热水,瞧着四下没人,便想,不如吹了灯,就在厨房里擦洗一下。不然身上粘粘腻腻,实在不舒服。        她在窗口张了眼,见王家人都已经熄灯,估计是睡下了。便将厨房的门栓了起来,然后吹了灯,急急的擦洗了一下。        因为窗户没有窗帘,她洗的不安极了,生怕有人路过。        还好最终有惊无险。        擦洗完后,苏婉倒了水,准备去王大兰的房间睡觉。却发现王大兰的房门栓了起来,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应。        苏婉猜到她是故意的,顿时来气,将门敲的震天响,并大声的说:“我知道你是故意的,你开不开门?不开门我就跟你娘说,明天不在你家住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夫贫妻娇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夫贫妻娇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夫贫妻娇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