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花谷仵作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花谷仵作 已完结

花谷仵作

作者:陆呦呦 楚烬分类:言情

刚出正月,花谷落了一场大雪,四周白皑皑的山峰更衬着谷中鸟语花香,说来这花谷也是个异地,四周环山,四季如春,大片的竹林挡住了唯一的入口,这里俨然一处桃花源。     谷中房舍不多,只有个小院子,“吱呦”院门开了一条缝,探出一个小姑娘,这丫头不过四五岁,扎着羊角辫,穿着薄棉袄,小脸红扑扑的,一双大眼睛透着机灵,她看着谷口自言自语“娘亲怎么还不回来啊…”     离谷口的竹林不远有个天然的温泉,热腾腾的水汽中有个女子,正是这花谷的主人,陆呦呦。     她斜倚在一块大石上,长发随意的束起,宽大的白袍随意的披着,露出白皙的肩膀和精致的锁骨,她手中一把白玉酒壶,半眯着眼,小酌一口,“嗯…不错不错…”似乎是有点喝醉了,她边喝边哼哼呀呀的唱起不成歌的调子,反正这里是不会有人来的……     “哗啦啦。”旁边的竹林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,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进来。     “嗯?”陆呦呦睁开迷蒙的双眼,盯着晃动的竹林,心想该不会是什么野兽?不应该啊。。花谷没有……     “砰!”没等她多想,竹林里竟扑出个男人来,直挺挺的朝着她倒过来!哗啦一声,两人都落进水里。     “呼…”陆呦呦慌忙从水中站起来,身上的白袍湿透,裹着她玲珑的身段。再看那男人,居然直挺挺的飘了起来,仿佛死尸一般!     陆呦呦晃过去探了下鼻息,又把了把脉,看了眼男人的容貌,笑了笑,“长的倒还不错,死了可惜了……本姑娘就救你一救吧”     话毕,她把男人脱了个精光,看着男人精壮的身体,她竟然有些浮想联翩,肯定是刚刚的酒劲上来了,她晃了晃头,半拖半抱的把男人靠在温泉边上。     陆呦呦从温泉中爬出来,拧了拧衣服的水,朝着小院走去,片刻功夫,她带着yào箱子就回来了。     “能撞进来遇到我,大概就是你命不该绝吧。”     说完,打开yào箱,拿出针包,跳入温泉,开始专心施针,这男人中的dú很是古怪霸道,似乎刚中dú不久,但是已经气若游丝,命悬一线。陆呦呦的手法极快极准,片刻功夫,男人身上就扎满了银针,她的额上也全是汗珠。     轻轻吐了口气,陆呦呦擦了擦汗,男人还是没醒,但是气息稳定,脉搏也有力了许多。     陆呦呦从yào箱中拿出一瓶丹yào,取了一颗,却怎么也打不开男人的嘴。     “嗯…真是没办法…看你的样子,本姑娘也不算吃亏!”说完把丹yào衔在口中,吻了上去。丹yào入口既化,陆呦呦刚想把舌头收回来,却被男人噙住!     许是施针解了dú,男人竟然有些醒了,迷糊间他感觉到有人在给自己以嘴哺yào,本能的就噙住了她的小舌,温热甜美,忍不住想再仔细尝尝,揽住怀里纤细的腰肢,薄薄的衣衫下是滑腻柔嫩的肌肤……     “嗯…唔…”陆呦呦惊的就要推开他,她好心救他,他要干嘛?!好在男人并不是完全清醒,身体还很虚弱无力,陆呦呦挣开以后,男人又昏了过去。     “呼呼呼…”陆呦呦脸红红的喘了口气。抬手就想打这个登徒子几巴掌。     “本姑娘好心救你,你居然轻薄我!”陆呦呦瞪着月色下那张俊脸,高鼻深目,薄薄的唇。“哼!长得好看了不起啊!”气呼呼的收了针,爬上岸,开了个方子扔在男人的衣服上。想了想,又加了几个字“救你乃天意,若要报恩,勿寻勿扰勿再来”     满意的点点头,陆呦呦拎起yào箱转身回去,纤细的身影很快消失在薄雾的夜色里。展开

花谷仵作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第11章:初见眉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楚烬追上陆呦呦,走在她身边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……是解释一下刚才的事情?还是直接说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楚公子真是艳福不浅啊。”陆呦呦冷淡淡的先说话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…小鹿儿你误会了”楚烬忙摆手解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楚公子不必解释,横竖和我也没有关系,你有空在这和我闲聊,倒不如去哄哄你的小姑娘。”陆呦呦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,她心里是堵的什么气,有点烦躁的越走越快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听着陆呦呦冷淡的语气,说的话却有些像在闹别扭,顿时心情大好,这是不是说明,他在陆呦呦心里并不一般呢?他快步追上去,拉住陆呦呦进了小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小鹿儿你真的误会了!我一共就见过她两次,哪有我们关系好呢?”楚烬坏笑着摸摸自己的嘴唇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心里生气,面上却更加冷淡,“楚公子可知道,在医者眼里,病患是不分男女的。我那时救你只是出于医者的职责,不用一直记挂在心上。”说完,就要从巷子里出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愣愣的看她,她的意思是,她当时就没把自己当男人?她对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?他拉住陆呦呦,声音低沉,“陆姑娘,对每个病患都会如此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治病救人,自然是一视同仁。”陆呦呦挣开了他的手,淡淡的抬眼看他,“是楚公子你执着了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也低头看着陆呦呦,四目相对,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慢慢靠近,把陆呦呦bī到墙边,困在了怀里,“我不信…”低头,吻上那片róuruǎn的唇。他日思夜想的人终于抱在了怀里,鼻端是陆呦呦身上混着yào味的淡香,这唇一如当初那般温热甜美,让他忍不住想要更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一惊,想要躲开,却被楚烬用力抱住,这个吻霸道又温柔,辗转碾压着自己的嘴唇,仿佛在品尝什么美味一般,小心又仔细。四周都是楚烬的气息,她心跳有些快,意识也有些迷离,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,让她害怕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指尖han芒闪动,陆呦呦银针出手。楚烬苦笑着放开她,额头相抵,身形晃动,“趁我昏过去之前,我要和你说…说……我喜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楚烬就昏睡了过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脸颊通红,气恼的看着昏睡过去的楚烬,这个流氓!居然又占自己便宜,这般手段不知道在多少姑娘身上用过了。羞愤的抹了抹自己的唇,陆呦呦转身走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巷子外的拐角,精致的小轿里,岳翎儿听着巷子里的动静,脸上发烫。偷眼看陆呦呦离开,她下了轿走进小巷,看到昏倒的楚烬,走过去,蹲下身,小手不自觉的抚上楚烬的唇,若是刚刚吻的是自己……羞红了脸的岳翎儿,看左右无人,胆子也大了起来,俯身就想吻上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楚烬猛的睁开眼,感觉有人贴过来,本能的出手,掐住对方的脖颈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啊!”少女一声惊呼,握住颈间的大手,“王爷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看清是岳翎儿,脸上浮起怒意,松开手,厌恶的瞥了一眼,“岳小姐,自重。”起身离开小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岳翎儿脸通红的跪坐在地上,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,自己刚刚在干什么?捂脸哭着跑进轿子,回了丞相府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四处一看,早没了陆呦呦的身影,想了想,直奔望京府衙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跑到望京府衙门口,守门的衙役们就把他拦住了,楚烬怎么说也不被放行,无奈只能亮出腰牌,表明了身份,衙役们才把他往里让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陆姑娘在哪?”楚烬直接问道,他要马上见到她!把心里的话都告诉她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陆姑娘被大人请去书房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楚烬懊恼的扶额,早不请晚不请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望京府的知府,刘文海。刘知府四十岁上下,清正廉明,做了这望京知府后,望京再无冤案。皇上多次下旨封赏,想抬他的官职,都被他拒绝了,他无心朝堂争斗,只想保持中立,做个父母官罢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的本事刘文海都听秦墨说过了,今日一见,jiāo谈一番,更觉满意,这姑娘医术超群,头脑清晰,还有一番济世救人的侠义心肠。这等人才,不如留在望京府。打定了主意,刘文海就开口问道:“我听秦墨说,姑娘来望京本是来给赵御史诊病,那现在,姑娘有何打算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等赵家的事情结束,我就回去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老夫有一个不情之请,姑娘可否。。”话还没说完就听见门外秦墨的喊声由远及近,“大人!大人!陆姑娘!快来救人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何事如此惊慌啊。”刘大人开门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秦墨背着个小厮打扮的人,这人已经是昏迷不醒了。陆呦呦出来把了把脉,“中dú了,快送到客房,我去拿yào箱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抬头看见院子里等着的楚烬,四目相对,陆呦呦别开头,回房间拿yào箱,楚烬也跟了过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小鹿儿。”楚烬追着陆呦呦进了房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没理他,背着yào箱要出去,楚烬接过她的yào箱,“我帮你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歪着头看他,很是不明白他到底要干嘛,楚烬笑了笑,“走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抿抿唇,也没再说什么,两个人一前一后赶到客房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文海看陆呦呦身边这人怎么这么眼熟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王…”这不是五王爷楚烬么?他什么时候来的?正要开口行礼,就被楚烬瞪了回去,楚烬在陆呦呦身后摆摆手,刘文海就知道王爷这是不想暴露身份的意思,也就没再开口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只顾着给伤者把脉,没注意到这边的动静。把了脉,她古怪的看了楚烬一眼,楚烬有些莫名其妙,陆呦呦挥了挥手,“你们出去等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留下帮你。”秦墨和楚烬几乎是同时开口,秦墨这才注意到楚烬,上下打量了一下,有些眼熟。楚烬也在打量秦墨,眼神有点冷。刘文海一看,忙出来打圆场,“我们都出去等吧,在这里也帮不上忙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和秦墨只好都退了出来,三人坐在小院的石桌边喝茶,刘文海这老狐狸一看气氛不对,坐了一会就说有公事要忙,回书房了。只留下楚烬和秦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客房的门没关,楚烬看着陆呦呦忙碌的身影,似乎又瘦了些,他要留在她身边,把她养的胖胖的,想着想着,唇边浮起笑意。秦墨在旁边看着,他刚刚就想起来,这人是五王爷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王…”秦墨刚想开口,楚烬冷冷一瞥,半句话就没说出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让她知道我的身份。”楚烬缓缓的说,转头看向陆呦呦。刚刚还冰冷的眼神遇到陆呦呦的身影,居然就暖的化成了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秦墨明白了,这位王爷对陆呦呦是动了心思啊。也不多言,两个人你一杯我一杯的默默喝茶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忙了将近两个时辰,天都黑了,小汤圆从赵景房间出来找娘亲吃饭,这几天她都负责照顾赵景,这是娘亲让她照顾的第一个病人,所以她就整天待在那,尽职尽责。小汤圆跑到院子里,看见了楚烬和秦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秦叔叔~流氓叔叔~”小汤圆笑眯眯的摆手打招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噗……”秦墨一口茶喷出来,看楚烬,流氓叔叔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咳……一场误会”楚烬尴尬的摸摸鼻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娘亲呢?小汤圆要找娘亲去吃饭。”小汤圆跑到两人面前,仰头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娘亲在救人,可能还要等一会。”秦墨笑着揉揉她的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汤圆眼睛转了转,看向楚烬,“流氓叔叔怎么在这里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叫我楚叔叔”楚烬无奈的捏了捏小汤圆的脸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!楚叔叔怎么在这里?”小汤圆歪头问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找你娘亲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。”小汤圆点点头,爬上一边的凳子,一起坐着等她娘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擦了擦汗,走到桌边开yào方,拿出来递给秦墨,“秦捕头,按照yào方抓yào,吃几天就能痊愈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陆姑娘真是妙手回春”秦墨对陆呦呦真是打心底里佩服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秦捕头,我有一事想问,这人是谁?又是如何中dú的?”陆呦呦坐下,楚烬倒了杯茶递过来。陆呦呦看了他一眼,也没拒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,本府也想知道。”刘大人也从书房出来,走到桌边坐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大人,这人就是那日陪着赵景上街的下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哦?他没死么?”刘大人疑惑的看向秦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这还多亏陆姑娘”秦墨对陆呦呦笑笑,“那日陆姑娘救醒了赵景之后,他提到背后伤他的人带着鬼面,但是赵家的人都是中dú昏迷之后才惨遭dú手的,既然迷晕了所有的人,又怎么会戴着面具行凶呢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其他人都是昏迷之后,一刀毙命,明显凶手是个训练有素的杀手,而且抹脖子,血会喷溅的到处都是,可见此人嗜杀成xìng。”陆呦呦接着说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陆姑娘说的没错。”秦墨笑着点点头,接着说:“而赵景身上的伤,却不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所为。”说完,看向陆呦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赵景的伤虽然多,但是却没有伤到要害,而且伤口也是深浅不一,所以伤他的这个鬼面人应该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新手。”陆呦呦喝了口茶,接着说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当天晚上的凶手应该是有两个人,一个是训练有素的杀手杀了赵家七十八口。这个人很可能没有戴面具。另一个是伤了赵景的新手,戴着鬼面具,可能是赵景认识的人。”秦墨接着说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听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,很是默契,心里酸溜溜的,但是脸上却没什么表示,只是看着陆呦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秦捕头又是如何找到这个下人的?”刘大人捋捋胡子问道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想到当时回到赵府的,不只是赵景,还有一起的下人才对,如果这个下人也是在当时被杀,那赵景不可能不知道,所以我猜测这个下人可能没死。”秦墨说道:“那么他去那了呢?他要么是在大门口看见死人,就吓跑了,要么他就是伤赵景的凶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大人点点头,示意秦墨继续说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我问了赵景当时跟他出去的下人的情况,知道这人的老家就在望京的近郊。”秦墨继续说:“但是我到的时候,他已经倒在院子里昏迷不醒了。只能带回来请陆姑娘救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陆姑娘,此人中的什么dú?”刘文海看向陆呦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沉吟了一下,一双眼睛飘向楚烬,想了想,开口道:“这dú很是霸道,我也只见过一次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愣了一下,瞬间就明白了,这人中的dú怕是和自己当初一样!然后他想了一下,刚刚陆呦呦的施救手段,好像没脱那人的衣服,也没喂yào。瞬间心情大好,笑眯眯的看着陆呦呦,“治病救人,但也不是一视同仁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气结,扭头不理他。刘文海和秦墨不解的看着他俩,这打的什么哑谜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陆姑娘?可否详细说说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抿抿唇,她不太想把楚烬中dú的事情说出来,她还不知道楚烬究竟是什么人,若是说了,会不会对他不利,但是不说又没法搪塞过去…一时竟说不出话来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刘文海和秦墨面面相觑,不太明白为什么陆呦呦不说话了。只能干着急的看着陆呦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看陆呦呦看着自己,却不把自己中dú的事情说出来,心里越发高兴,她这是在维护自己么?果然她心里有自己,不管多少,有就好。楚烬的眼里满是笑意,拄着头也看着陆呦呦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陆呦呦被他们三个盯的窘迫。看楚烬的样子并不想把中dú的事情说出来,她也只能为他保守秘密,毕竟为病人保守隐私是医者的职业道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她只能为难的对刘文海说:“大人,这dú很是霸道奇特,刚中dú就会昏迷,不过半个时辰就会死。我也是在…嗯…很久之前见过一次,和这次的案子应该没什么关系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楚烬越看她为了维护自己而为难的样子就越高兴,开口道:“好了,案情说的差不多了,该去吃饭了。”抱起小汤圆,牵了陆呦呦就往外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

花谷仵作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花谷仵作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花谷仵作 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