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青芒

更新时间:2020-02-14 19:48:06

青芒 已完结

青芒

作者:佚名分类:都市

赵青中学的时候,是个标准的问题少女。 本来就没有学习天赋,又不刻苦认真,考试成绩每每都是垫底的那几个。展开

青芒_精彩章节试读:

      第9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饶子太恨了。他是看不出江墨和秦晓有什么地方值得喜欢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偏偏他俩分别被赵青和大湖单恋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也许就是个人审美差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饶子再恨,江墨和秦晓都已经一脚踏进了大学的校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保送的事情一落实,校方喜笑颜开。还没高考就拿下了两个名校的名额,a中的名气更大了。对于江墨和秦晓的暧昧,校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教室里的日历一页一页撕落,学生们心中的弦越绷越紧。连差生的两个班,气氛都严肃起来。以往课后的嬉笑打闹,如今沉寂了许多。哪怕明知自己考不上,但在有限的时间里,还是硬着头皮做试卷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考的大山沉沉压在每个考生的心上。有几个扛不住这种紧张气氛,找了一天翘课出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群男生躲到a中侧门附近的书店,美其名曰:透透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甲狠狠吸了一口烟,“就快解放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乙:“高考这玩意儿是谁想出来的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丙:“几千年前就有科考了。苦啊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唉声叹气,男生丁连连抽了两根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空隙间,男生甲见到前方有一对儿惹眼的身影,他撞了下旁边的男生乙,“喂?那是二班的江墨和秦晓吧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乙嫉妒,“是啊。人家可自在了,手牵手上h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时,那位想用赵青换票来换亲吻的男生丁,盯着秦晓一直看,“那个秦晓,以前没这么好看吧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乙:“恋爱的滋润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丙:“啥?江墨把她睡了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几个男生哈哈大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估计睡了,一脸春/情。”男生丁望着江墨和秦晓远去,露出奸笑,“找个机会,和那女学霸玩玩去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甲:“别闹啊。袁灶被开除的事你忘啦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乙:“要高考了,别捅娄子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玩一下呗。”男生丁跳下桌子,“闷了一个多月了,超级无聊。去吓吓她解闷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这阵子埋在习题堆里,头晕脑胀。学习真的好难,她很吃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隔一阵子,她就咬笔发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江墨的大学果然在b市。和一个女孩,一起保送去了b市。听同学们说,江墨和那女孩在交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交往……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真好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很羡慕。如果江墨能对她笑笑,她都很开心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由此可见,喜欢,真的只是她一个人的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么一想之后,卷子上的题目在她脑海里成了一堆乱码,她再也看不懂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晚自习未结束,赵青提前离开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途径跑场的铁网,她往里望了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曾在这里,遇到过一个奇怪的少年。奇怪得让她以为,他和她是同一类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一眼过后,赵青继续向前走,不经意间却瞥到了跑场旁的林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这片树林,是a中的风水宝地。有两棵百年古树,苍翠葱茏。其他树种也都枝繁叶茂。夏天,是庇荫的好去处。夜晚,是偏僻幽暗之地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见到那里有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找出眼镜,向那边张望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确实有人在那里。看样子,似乎是几个男生围着一个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立即有了不好的联想。她往那边跑,然后通知饶子,“我在小树林,你叫上几个同学过来找我。”一般来说,她不会这么冲动。不过这里是a中校园,侧门还有保安。她猜测是校内学生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林子里的男生察觉到动静,闻声看去,愣住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也停下脚步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果然是熟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树林间的一群人,正是男生甲乙丙丁,以及女生秦晓。男生们想捉弄她,找了二班一个同学去忽悠。秦晓上当过来了。她被四个男生语言戏谑了一番,逼退到小树林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出现的时候,秦晓正泪眼涟涟,环抱双肩缩成一团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眼尾一扫,“怎么回事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丁笑了下,“你不是想勾引江墨嘛,我帮你教训教训这个假清纯呗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闻言,秦晓惊愕地看向赵青,然后拼命摇头,辩驳说:“我没……我和他就是一起学习……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不看秦晓,冷冷望着男生丁,“无聊。别说我不提醒你们,最近学校抓得很严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小打小闹么。”男生丁摸摸鼻子,突然面目狰狞转向秦晓,“要是敢说出去,我就把你的脸刮花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秦晓吓得不敢说话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帮忙。”赵青可没忘记,换票那会儿男生丁猥亵的眼神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丁也想到了那件事,他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,阴阳怪气说:“得了吧,谁不知道江墨看不上你啊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讽刺一句,“那又关你什么事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正在这时,又跑来一群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饶子带着几个男生赶了过来。他见到这边的情况,皱眉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湖看清树下颤颤发抖的是秦晓后,大吼道,“你们对她干了什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男生甲:“没做什么……就是吓吓她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吓她做什么?她胆儿小。”大湖紧握着拳头,瞪着男生甲乙丙丁,“你们谁再欺负她,我打死你们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见有护花使者出现,赵青就懒得管了。她转身走人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饶子上前,低声问道:“理那么多干什么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只是看不惯。”一群人以多欺少的行为,最低劣了。不管被欺负的是不是秦晓,她都看不惯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秦晓没有向学校说起这晚的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切风平浪静。除了秦晓突然给大湖送了张明信片之外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非常普通的明信片,但把大湖乐坏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回忆着秦晓的那句“我和他就是一起学习”。这就说明,江墨其实没有女朋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的希望又燃起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芙莉见状,说道,“一个二个都中邪了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月下旬,是a中的校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按照往年的惯例,高三学生在六月上旬高考后就随意了,不过,年级优等生需要参加校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一、二的学生在五月初便开始筹备文艺节目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一开始就去报了名。她的理由简单得很,就是跳段舞给江墨看。这么一个大型活动,名列前茅的他是肯定要参加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湖说,这就是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的气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哪里管旁人的看法,她选了一段舞,想着借此给江墨抛抛媚眼,如果江墨的眼光能停留在她身上几秒,她就知足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舞种的选择,比较难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性/感的吧,她不想让其他男生饱眼福。活泼的话,她又想给江墨秀秀美腿和细腰。这就需要在其他男生和江墨之间做平衡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抓着头发,照了好久镜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等以后追到他了,她一定给他跳艳/舞。最好能把他迷得欲罢不能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节目的事,赵青想了一个晚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第二天她仍然埋首在练习题中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能学习的时间不多了,距离高考仅剩一个月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考前三天,a中高三年级全体放假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这个时刻,什么话都显得多余。老师们只是告诫同学们要劳逸结合。以及:加油、加油、再加油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离开教室的时候,蒋芙莉望着高三六班袁灶的座位,说:“袁灶连高中都没毕业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青搭上她的肩膀,“他打算怎么办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跟我出国,其他到时候再说吧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湖扭着屁股过来,“莉姐,青儿,去不去喝酒?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蒋芙莉给他一个白眼,“你缺心眼是吧?什么时候了,还喝得下酒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老师不说劳逸结合嘛。”大湖讪笑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回家了。”赵青把自己的外套拉链拉上,再套上卫衣帽子,“我还有一叠习题要背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真是……”蒋芙莉最后那个“傻”字哽在喉咙间,最终咽了下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青涩时期的情意,或许本来就是傻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别说赵青,蒋芙莉自己都不见得不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考那几天,赵父赵母很紧张,停了工作和应酬,给女儿炖煮补品。然后安慰女儿,轻松应战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考试,赵青稀里糊涂就过去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少她连题目都没看懂在讲什么,就瞎选了个选项。不会做的大题,她乱写一通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运气好的是,这次的数理化有几道题和她背记的练习题很类似。当然,类似和一模一样还是有区别的。但她不管三七二十一,把默记的答案换了个数值,依样画葫芦写上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直到最后一科结束,赵青踏出考场深深呼了一口气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愿心想事成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心想的,不过是和江墨在一个城市而已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再往深里想,就是把他追到手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笑笑,停止了幻想。因为她知道,想得越多,越容易被现实扇巴掌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后,这一巴掌如约而至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青芒_猜你喜欢

  1. 现代言情
  2. 星际科幻
  3. 穿越重生
  4. 科幻末世

青芒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
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回复书名:青芒 阅读全文